青木哲奈

交相辉映的青黄两色点亮了青木哲奈的青春。

【青黄】向日葵又开

※     写在前面——此文灵感来源于歌曲《羊角花又开》。仅以此文向我深爱的青黄致敬。推荐BGM《羊角花又开》。

以上。

『我爱你,凉太。』

琥珀色的双眼蓦然睁开,黄濑凉太用有些模糊的双眼凝视着雪白的天花板。

又是,梦啊。黄濑用骨节分明的手指擦了擦眼角,推开了窗户。

又到了向日葵花开的季节呢。

大朵大朵的金色花盘肆意盛放着,迎着微风轻轻摇着花瓣,反射出绚烂的亮光,近乎让阳光失了色的灿烂。

天空湛蓝,万里无云。

今天的天气不错,是外出的好日子。

黄濑凉太如是想着,走到衣柜前。作为曾经的人气模特的他自是有着良好的审美与搭配能力,机长的体面工作也让他从不缺高档的服饰。

鬼使神差般地拉开了最底层的抽屉,怔愣片刻,抽出了一件洗得有些陈旧的浅蓝色衬衫和一条黑色的西装裤。

轻轻扣上最后一颗扣子,离开屋子。

………………………………………………………………………………………………………………………………………………

“为什么喜欢向日葵啊,小青峰?”

十五岁的黄濑凉太曾经和十五岁的青峰大辉一起在花田里胡乱走着,消磨没有课业也没有部活的午后。在好奇心的驱使下,问出了这个问题。

“你不是也喜欢么,向日葵。你先说你的理由啊。”

慵懒又有点狡黠的低沉嗓音响起,隐约透着一股小孩子计谋得逞的味道。

“诶,小青峰好狡猾…”黄濑撇撇嘴,“我嘛,是因为它花语,不过小青峰肯定不会知道的啦,毕竟是篮球笨蛋哈哈。”

“什么花语?”

“!…嗯,勇敢执着地憧憬和追逐,永不放弃和忠诚,吧…”『还有,沉默的爱。』出乎意料的没有反驳,迟了一下还是做出了回应,咽下了最后一条。

“哈。”青峰哑然失笑。

“笑什么嘛小青峰!到你说了!”

“并没有什么特别的理由啊,喜欢就是了。真要说的话——”青峰瞟了一眼黄濑,抬起手不自然地挠了挠头发,别过眼去“应该是因为它亮亮的很耀眼很吸引人吧…”『就像你这家伙一样…』

“这算什么答案啊小青峰…”

“少罗嗦了黄濑”伸手揉乱了黄濑一头柔顺的金发。

“太过分了怎么可以这样对待模特的发型!”

两人在一片金色的花田中打闹了起来。

那时的日光正好,两人亦都还年少。

………………………………………………………………………………………………………………………………………………

两人一起走过了很久,久到当年的小模特已经成为了风度翩翩的黄濑机长,当年蓝球场上的帝王已经成为了警视厅里强大帅气的青峰警官的时候,闲暇时分黄濑机长拉着自己优秀迷人的警官男友翻看自己曾经的写真集。

各种各样的华丽服饰,场景。

不论是身着白底金边绣纹繁复的和服跪坐在榻榻米上的庄严肃穆的样子,还是身披中世纪王子的奢华装扮翘腿斜倚在王座上睥睨一切的傲然姿态,抑或是穿着古希腊神话中天使的白纱在教堂花园中张开翅膀用疏离但不冰冷的微笑温柔地注视人间的圣洁样子,都足以让万千少女尖叫痴迷。

青峰警官一脸兴致缺缺的样子说“这些衣服都不怎么样啊。”『我早就看过很多遍了,刚发发行的时候…』剩下半句别扭地没有说出口。

“啊,那小青峰觉得什么衣服好看啊…”

“唔…衬衫,浅蓝色的。嗯,还有黑色的西装裤。”

“那不是帝光的校服吗!?没想到小青峰是那么念旧的人呢。”

黄濑不知道,在无数个国中时期的惊鸿一瞥里,他身穿校服的模样早已在青峰大辉的心里根深蒂固,几乎成为了他对美的定义——不是大胸,而是浅蓝衬衫和柔顺的金发以及上扬的眼尾和温暖阳光的浅笑。

………………………………………………………………………………………………………………………………………………

来到花田边,黄濑看着沿着空空荡荡的小径,缓慢地走着。四周只剩下了风吹动树叶的沙沙声。时间有些凝固了。

席地而坐。

黄濑轻轻转动着左手无名指上的银色圆环,取下来把玩着,一面喃喃自语道“今年的向日葵也开得很灿烂呢,小青峰。以为我还不知道吗,你喜欢向日葵的理由。是因为我的发色吧。直线条思维的小青峰。可是恐怕要让你失望了呢,四十七岁的我已经开始有白头发了呢。”

黄濑并不知道自己已经在那里坐了多久。

日光开始西斜时,他起身离开了这个地方。

敲开不远处一家快要打烊的花店的门,黄濑买了一束开得正盛的向日葵,走向了另一个方向。

………………………………………………………………………………………………………………………………………………

将花束放在石碑前,黄濑不禁会想起今早的梦境。

………………………………………………………………………………………………………………………………………………

梦境里,青峰大辉沉静地注视着他,平日里英气逼人的面部轮廓柔和了不少。深蓝色的瞳孔里是不言而喻的眷恋与温柔。

他缓缓开口道“我想你了,黄濑。”

不知怎的,黄濑凉太觉得自己的泪腺不受控制了,泪水拼命地在眼眶里汇集。

“小青峰…”沙哑的声音响起却再也说不出一句话。

黄濑怔怔地看着眼前的人,不敢眨眼,生怕眼前的人又消失不见了。

“喂,别以为在我不在的时候哭我就不知道啊,我有在看着,一直。

“虽然你看起来是个爱哭鬼,但这么些年下来我知道的,你很坚强,不是吗。要继续加油啊。以后的路什么的。”青峰擦了擦黄濑眼角的泪。

“小青峰,我…”

青峰温柔地揉了揉黄濑淡金色的发,一如当年。

黄濑伸出手,轻颤着抚上青峰的脸。用颤抖的声音问了一句

“你可以抱我一下吗,小青峰。有些怀念呢。”

回应他的是一个宽厚温暖的怀抱。

青峰轻揉着黄濑的发丝,把头埋在黄濑颈间。黄濑亦是如此。

“今年的向日葵应该快开了吧。要记得去看啊。”青峰用他那低沉的嗓音道。

“嗯。”

“我该走了。要替我去看啊。”

“………好…”

“其实我希望你忘了我的,黄濑。”

“你知道不可能的啊,小青峰。而且,为什么…”

“你也知道的啊。——我爱你,凉太。”

就在此刻,梦境结束了。

黄濑睁开眼,有些自嘲地看了看自己环着的双臂——空荡荡的。

抬手抹掉眼角已然发凉的泪,黄濑起床打开了窗户。

看了看天,说道“今天天气不错,是外出的好日子。”

………………………………………………………………………………………………………………………………………………

指尖轻轻勾勒着石碑上照片中的人的面容,黄濑笑了。

“今年的向日葵开得也很美哦,小青峰。”

石碑上刻着『青峰大辉   生于19××年  在6.8特大武装恐怖袭击案中光荣殉职  享年三十七岁』

评论(2)
热度(15)

© 青木哲奈 | Powered by LOFTER